生孩子最怕的是我在搏命而你却说我矫情

2019-08-12 19:07:28 围观 : 145

  

生孩子最怕的是我在搏命而你却说我矫情

  请不要让她一个人面对无人分担的疼痛,面对未知的恐惧,甚至面对死亡,虽然这些都是别人无法替她们分担的,但是你在,会让她无比心安。

  林琴的胎盘已经长到子宫肌层里了,要将胎盘从子宫腔内剥离,就如同用力将大树从土壤里连根拔起一般,连身经百战的医生都说“要准备恶战了”。

  医生说:你总要试一下,毕竟他也是一个生命,你要给你的孩子机会。当你一个人回想一生的时候,你如果没尽力你是多难受啊。

  乡里的情谊令人感动到敬畏,虽然亲戚邻居们都不富裕,他们从几十块,几百块这样慢慢凑起来,有的人甚至拿出了给自己盖房子和孩子结婚娶媳妇的钱。

  你可知道你的老婆为了帮你生下一个孩子,是在赌生死、拿命搏?你可知一个女人在怀孕的整整10个月时间里,要历经多少磨难才能换来一个小生命的降临?而在你心中他们的生命抵不过你一栋房子的价值!可笑,亦可悲!

  那些说,孩子还可以再生,要生几个孩子,才能买一套房子的男性,真的建议你们去看这两部纪录片——《生门》、《人间世》。

  面对林琴是生还是死,其中的一位家属,依旧执着地试探:“真的没办法了吗?”

  医生说:你到什么地方5万块钱买三条命出来,至少需要5万块钱手术费,不然只能降低期望值,做最坏的打算。

  她能做的就是横在床上流泪,即使是这样,还被焦躁不堪的老公呵斥:“哭有什么用。”

  而此时李双双的家人却一再犹豫,他们担心人财两空,救了孩子,也许以后还会有更大的问题。

  那些说,孩子还可以再生,要生几个孩子,才能买一套房子的男性,真的建议你们去看这两部纪录片——《生门》、《人间世》

  可是,对她而言,危险才刚刚开始,随之而来的就是如泉柱一般喷涌而出的大出血。

  最后,尽管孩子早产,但是好在都很健康。他们为了省一些保温箱的钱,在医生万般嘱咐下,早早出院回家了。

  我觉得女人自称和男人平等真是太傻了,因为一直以来,女人都远比他们优秀。无论你给一个女人什么,你都会得到更好的回报。

  医生再三的劝他们要尝试一下,毕竟孩子也是一条生命,并且像李双双这种情况,怀二胎的身体比第一胎有可能会更差。

  我很想问问这位先生?按照您的意思来说,孩子是你老婆生的,所以生下来以后就是属于你老婆一个人的?难道他不管你叫爸?

  医生们一边竭尽全力要保住林琴的性命,一边还要和在手术室外等候的家属反复解释下一步切掉子宫方案的原因和紧迫性。

  果不其然,剖宫产的当天,医生在打开林琴的腹腔后发现,形势如预想的一样严峻。

  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仁济医院妇产科,是上海市五家病危重症孕产妇,会诊抢救中心之一,专门接收患有严重疾病,原本不应当怀孕的产妇。

  在听到医生说再不拿掉子宫,命都没有了的确切回复后,家属终于松口,签署了手术方案。

  血仍然止不住,眼看着命就要没了,主任医生提出了唯一也是最后的方案:切掉子宫,彻底锁住子宫的出血点。

  每一个人都在计较和权衡,他们不停地表达着,自己想要获得最优质下一代的担忧。

  正如李主任说的:“你们一家人都对这个孩子持不欢迎的态度。”他家很缺钱吗?他爹手上那亮闪闪的金戒指,简直要亮瞎了眼。

  视频中的另一位男士说:“房子是两人的共同财产,有我的一份,也有她的一份,当然选择要房子。”

  血源源不断的送过来,到这个时候,林琴已经输了六千毫升的血,曾为无数产妇持刀剖腹的妇产科主任医师,在面对这一幕时都说:“这是她看到的最可怕的一个”。

  育儿经验 原创故事 精选绘本 宝宝营养 家庭情感 玩乐童年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诺贝尔奖得主,英国知名作家William Golding曾说过这样一段话:

  李双双丈夫和公公依旧犹豫,最终拒绝医生的方案,在常规的抢救下,也许是孩子对未来生活也没有信心,几天后便离开了人世。

  不是我们太脆弱,而是生孩子的这一刻真的太无助了。在医学如此发达的今天,我们依然要面对太多的磨难和未知,经历过才知道。

  她们说:孩子是人,他跟房子不能比,房子没有了可以再买,但是孩子没有了就没有了。

  陈小凤的丈夫只好托哥哥再去村里想办法借钱,哥哥足足跑了几十家才接到医药费,可就算是这样跑酸了腿,生命就是生命,骨肉相连!

  医生在楼梯过道,耐心地反复劝了他们很久,替那个待救的孩子急得不行,看得人直想上去抽他们两耳巴子,最后医生说:“你这搞得我都要求你了。”

  短短十分钟之内,林琴就出了三千毫升的血,一个成人正常的血量,也只不过是四千毫升左右。

  林琴已经有两个女儿了,生第二个孩子的时候,她感觉自己得了产后抑郁症,可她还是希望能有一个儿子,因为重男轻女的思想。

  B超检查出来了,孩子并没有严重畸形,医生希望能给孩子一个机会,毕竟他好不容易才来到世上。

  还有一位男士说:“孩子还可以再生嘛,现在房价这么贵,孩子容易生,房子不容易买,你要生几个孩子,才能买一套房子。”

  她的家人,既没有想要这个孩子,又怕在道德的评判中落人口舌,于是就拖着,不停地给自己找托词:“不是我不救,是怕钱进去了,孩子还是没了。”

  被采访的男性,第一时间表示“肯定要房子”,而剩下的那部分处于迟疑中的男士,在得知是深圳的房子后,也立马选择了要房子。

  曾经在纪录片《生门》中,记录了这样一个家庭。李双双,怀孕34周,患有妊娠高血压和重度子痫,孩子有些宫内窘迫,在没来这家医院前,家人们就决定,放弃引产出来的孩子,只因害怕孩子带有先天缺陷。

  还是在这个“如果离婚,你是要房子还是孩子”的视频中,当采访对象变成女性时,突然画风急转。

  然而,更要命的是,血根本就止不住。医生们们只能轮换、交替着来压住子宫下端的出血点。

  他们来自更贫困的农村,本身就患有糖尿病的小凤,怀了双胞胎,又被查出中央前置胎盘。

  尽管在剖腹产前,为了控制出血,医生们已经为林琴做了球囊预置手术,也准备了充足的血量,但是,在一瞬间三千毫升的血就没了的情况下,还是着实让医生担忧不已。

  不要觉得有其他人陪着,你实在分身乏术,就可以选择不陪在她身边,你要知道,你有你的不可替代性,你是她的老公,这一点,是任何人都取代不了的。

  所有人都清楚,林琴的胎盘没有长好,属于凶险性前置胎盘,再加上之前已经开过两次剖宫产,这是第三次怀孕刨宫产,在手术中极有可能会大出血。

  孩子是无价的,孩子比房子重要多了,房子要来有什么用,孩子是生命的延续,孩子是人,人是活的,而房子是死的。

  这是最让人堵心的故事!在迎接生命的过程中,我没有看到爱、接纳、付出。只有考量、利弊。活生生一群至亲之人,却唯独没有生命的温度和气息。

  她那“伶牙俐齿”的婆婆不停地跟医生讲述着“优生优育”的概念,说优生优育就是像选种子一样,当然要选出最好的种子来培养。

  为了给丈夫生个儿子,整个剖宫手术过程中,林琴一共出了一万毫升的血,相当于体内的血换了三遍。

  在医生的再三劝说下,他老公勉强同意剖腹娩下宝宝。可在宝宝送到ICU后,他老公又开始犹豫,不停地同医生锱铢必较救活一个早产儿的钱财付出。

  在这里我们不去评判那【重男轻女】落后思想,只想说的是那个原因去承担风险生孩子的女人,真的很伟大!

  听了医生的话,陈小凤的丈夫含着泪,不知所措。摆在他们眼前的最大问题就是:贫穷。